混沌の海

ザ・ブログ・オフ・一人の落胆するチャイニーズ一般公務員

<< December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可笑しいな、いわいる「メディア」という | TOP |

2015.02.16 Mon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2015.02.16 Monday

    「涯山」後「中国」無し

    0

      崖山之后无中国


      又是一年春来到,昨夕一场春雨,捧出今朝一团晨雾,淡淡透着些许熹光,比之昨天将耀眼太阳都包裹成一团橘红毛线团般的雾霾,真是久违了这种闲逸的朝雾了。

      春来早,年关到,耳畔爆竹轻轻闹。然而,自从两年前那位大神吃了一顿包子后,我们却沦落到年年年关难过的份儿上,往后还有二三十年的“官家奴隶”路要走,想来真是时运不济啊。

      两年前,大抵“吃包子”前后,那位大神的轿夫们还搞出一个“集正能量之大成”的词汇,所谓“中国梦”者,至今仍大街小巷唱之不衰。昨天又路过讨薪民工封锁的那条路,呵呵,军警居然比请愿民工还多,呵呵,真是不得不感谢国家机器保护我过马路了。嗯,依稀记得那些衫不遮体的“暴民”身后,一道道圈地矮墙上彩绘的,正是我们伟大“中国梦”的故事呢!

      昨夜洗澡出来,心间忽流走出这句“崖山之后无中国”来,嘿,崖山之后无中国,“国”都没了,还做哪门子的“梦”呢!

      非也非也,人家让咱们屁民做梦,兴许,这国,未必亡嘛!

      于是乎,今晨借着朝霭的熹微,闲来翻看高伯雨先生的《听雨楼随笔》第八卷,看到《水浒小考据》中《狄青夜袭昆仑关》一节,心里骤然一沉,完了,这国到底还是亡了,真真可谓“崖山之后无中国”矣。书中写道:狄青本是徽宗朝“去古不久”的事,宋代的伶人们喜演时剧,就连个苏东坡、杨戬、蔡京等等屡屡被搬演上台,而且还时时“加以讽刺”,据说“东坡巾”一段笑话就是上演给哲宗皇帝笑的;而当时之权奸史弥远,伶人们则以“錾之弥坚”来讽刺之云云。看来至少在当时,这种政治讽刺剧是会令普罗大众“喜大普奔”的吧。兴许就如同当今缅甸一样,那些个专搞“政治讽刺剧”的剧团非但不会因此“吊儿郎当入狱”相反还大有人气呢!

      宋朝的故事我不很了解,外国的时鲜儿也与我缘浅,还是回眼当下吧。电视里那些个什么“快这个”、“超那个”们,哪个一提“政治”――非但敢“斗胆”讽刺它一番,相反个个还避之不及呢;而我们“大中华”那些个御用伶人们就更不要讲咯,媚之不迭,这不,还争先恐后“做梦”呢!

      咿!崖山之后无中国,何其诚矣。真不得不令我痛惜,要是没那三番两次胡虏的压迫,至少,当今的“中国人”不至于这么贱。。。 


      我写于逆施甲午年年关雾晨叠被子之前


      09:54 | 馬説 | comments(0) | - | - |
      2015.02.16 Mon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

        09:54 | - | - | - | -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