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の海

ザ・ブログ・オフ・一人の落胆するチャイニーズ一般公務員

<< October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対聯一則 | TOP | 今回の「事件」、日本人向けの話 >>

2015.02.16 Mon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2013.09.24 Tuesday

    旧京・南湖・シルエット

    0

        也许是年龄愈发大了,兴许由于生存在一个干涩乏绿的城市,要么是渐渐受了身边那个“生于青、长于山”的山妹儿的影响罢,抑或是有了渡渡,更加关注起下一代的成长环境起来。。。总之,现在愈发关注环境、愈发渴望绿色的公园、也愈发矫情起来,自谓学会了欣赏自然的美来。 

        昨天和大学同学那位“蝉躁林愈静”的江南女子聊将起来,她笑我的幸福感太低,只因我说了“只要身边充满绿色的公园,就足够知足了”之类的话。。。是啊,幸福感太低了,然而就是这个简单的幸福感却也遥遥不可期、甚至都不曾自知,直到我上周五徜徉在闪着金色波光的旧“新京”南湖的时候才总结出来。

        布猴在精神上牵引着我,虽然没有硬拉着我的手往前“堯鼻2羇觉到他始终处在一个“机械的”状态,一味地向前冲,丝毫没有踟蹰驻足的心思,仿佛例行公事般陪我“游了园”然后快快奔赴餐厅。。。山妹儿却一直静静跟在身后,有时候,我竟然不确定她是否还“紧紧”跟着,回头一看,已经落了些距离,夹在中间缝儿里的我有些尴尬,前面是朋友,我只好催催她罢,然而她却婉拒说“别着急、看看罢”――我总算扫了扫心中的“不好意思”,叫住了布猴“别急、还早,慢慢逛逛罢,你不也几年没有闲逛了嘛”――往复几次,布猴总会渐渐不自觉加快脚步,仿佛被谁催促着,看来他真的被“工作”所累了。。。。。。直到我们都坐在公园西侧长堤后面的长椅上,轻秋风屡屡将湖水吹皱,夕阳西下,金色碎碎闪烁,如同无数条金色小鱼儿,乍一看仿佛有规律地随波逐流,然而细细驻目,每一缕、每一纹儿都不相同,就像人的皱纹儿,每一条都镌刻不同的故事。我们就这么坐在长椅上,凭着秋风,有轻风,也有微寒的风,不过还好,轻风怡神,微寒风则让精神一凛,把那飘飘飘摇摇、欲仙欲驰的心思又给拉回来,就这么亦仙亦凡渐渐融柔于北国仲秋幽青色的大空里。。。。。。 

        我们不着边际地闲聊,时而又一言不发,我凝望着眼前不远处的“金色小鱼儿”,似乎想捕捉到其中一条,跟它去追寻某一条史迹,却是徒劳的,那金色,就像是旧日的荣光――太耀眼。只好把目焦拉远,时而往往深邃幽青大空中的某条小船儿,时而定格在天边那些时起时伏的大楼,让“金色”铺在眼底,铺满眼底,任由它们跃动。周围圆融的嘈杂声渐渐淡去,成了喁喁不觉的鱼儿、鸟儿的轻语,又渐渐融化在秋虫儿的“蛐蛐”声里。我感觉自己坐在“御花园”中某一处开满三叶草的角落;不,我坐在一枝三叶的草上;不,我,就是一片叶子,嫩绿色的,无需再苦寻那幸运的四叶草,因为我就是那片叶子,我终于融化成描绘北国仲秋那最后亦醉美的一抹绿色了。

        就这样,我乘着轻风飘遥,我坐在金色小鱼儿的背上逐波,不是尘世中的“随波逐流”,而是追逐自然的旅途,整装踏上一条往复永恒的长途跋涉,忘却浮世中的有限生命――即将出发的时分,一对高个儿“情侣”渐渐走近我的视野,不,是我渐渐被他们拉驻、驻足:那是一对中年“情侣”,他身着浅绿色毛坎肩,硬挺的衬衫领,依稀记得是条纹的;她虽上了些年纪,一身浅灰色运动装,依旧身姿飒爽。她挎着他的轻轻胳膊,若即若离,悄然走到我们面前,遮住了湖水,我只好翻下金色小鱼儿,来专注“欣赏”西下夕阳中金色湖畔的他们。她拿出一块海绵垫,俏皮地掸了掸,他则专注地为他们的“位子”掸去灰尘,就在准备同时坐下的霎那,她手一快,把海绵垫完全垫在自己身下,而当他发现自己完完整整地坐在石堤上时则看似无奈地自嘲而轻轻摇头。。。微寒风吹过,金色小鱼儿欢泳涟涟,他把大手搭载她的肩头,把她揽入自己怀中,而她则驯顺地顺势把头偎靠在他的肩头。

        夕阳渐渐将湖水烫金一片,再难寻某一条“金色小鱼儿”。他们的背影也被镀上一条“金边儿”,背影渐渐暗去,唯有这条“金边儿”勾勒出他们的剪影,倒映在湖水间,徜徉在秋风里,和金色的湖水、飘飞的柳枝、偷偷进食的松鼠等等一切一起装点起我们的视野,然又和我们一同融化在北国青金色的大空中,定格在某一年某个深秋傍晚的那副油画中。。。。。。

        

      住笔时才注意到窗外天色早已幽暗一片,“深紫”色的天色下,秋虫儿筝鸣个不停,想想起笔时分那个“淡青”色的青空,则归功于昨天那场淋了我三次的秋雨,啊,长春的“幽青”色的大空,看来只有那个地方儿、那个秋天,才有吶――后记


      2015.02.16 Mon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

        18:18 | - | - | - | -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