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の海

ザ・ブログ・オフ・一人の落胆するチャイニーズ一般公務員

<< October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小さいな幸せをつかむ | TOP | 対聯一則 >>

2015.02.16 Mon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2013.05.31 Friday

    犬喧嘩、毛だらけだけ

    0
       

      其实五月以来一直俗事缠身,先是想入手一件好物而纠结很久,退来换去,成日价心不在焉;后又逢家庭琐事纷纷扰扰,焦头烂额;拖沓到今天依旧是一身疲敝,想起那个所谓的“痛痛病”来,解嘲自己大概患上了“累累病”,仿佛缓慢的呼吸间,一下口气都不知道游离到何处了。

       

      这种状态下,原以为五月不会有新文儿了,只是近来读了读许倬云氏的书,做了点“旁评”,搞他个“马评许著某某书”吧,哪管它天色潋滟,早有嘱文之意呢。然而刚才空间里读了老同学转载一文,又想起两天前读过的一篇报道来,诚意要为她写一个回复的,然而回复写好了,读来读去,总觉得发在人家空间里略有不敬之嫌,还是贴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儿”来,谁爱看就看吧:

       

      在老同学的鞭策下决定还是鼓气读下全文,话说咋知道我是标题党的呢,呵呵。不过打开之后风发意气便全然不见,再难读下去了。真真看腻宣传口的文笔了。

       

      我觉得市府开发曹妃甸和南湖的初衷都是好的,尤其是南湖,变废为宝,给市民提供一个城市公园,总算是实实在在做了一件实事吧。记得我那时还在开一读高二,作为地理兴趣小组的副组长,和同学们一起研究塌陷区回填种种,屡屡涉足南湖。想想白驹过隙,十年过去了一眨眼,南湖也从当初的“小南湖”扩展成所谓什么什么区,环境变好了,老百姓却被迁走了,这里则成了某些人的沙盘玩具。。。甚至在那片连高中生都明白不能建二层以上建筑的空穴上耸立起幢幢朱楼,真让我想起那句杂剧唱词儿“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楼塌了”。

       

      曹妃甸也类似,当年大手一挥就是1020年,仿佛大人物个个都是“千里眼”, 然而眼下的点点滴滴却来他个“灯下遏鼻┨諫稻丈动辄堪比“东京湾”,还是当年接天津外办日本记者团的时候,一位司机一语道破“这地儿,嘛都没有”。。。记得当年我还曾反驳说,这已经不错了,10年前这里还是一片海呢——司机师傅倒是没再说什么,可是现在10年了,不是据说这“地”已经沉了几公分了么?话说还真幸亏这是在内海渤海湾,没有风没有浪的“太平天下”,要不早就。。。“不积跬步”的经验教训看来只停留在嘴皮子上了。

       

      前两天《21经济报》的记者写了篇真可谓“盛世危言”的报道,却在河北吧里被某些利益党斥之为唱衰曹妃甸的阴谋家、要“断子绝孙”之类,诚然好笑了。有理,辩理就是,难怪说现在国人满心戾气了。我不知道那个《21经济报》的记者是否和曹的当局间有些龃龉,可是就看那位先生“气急败坏”的样子,实在也不利于向全国人民展现曹妃甸人的伟大风貌不是?嗯嗯,于是今天便开动了宣传机,搞出这篇文章来,倒也好,起码是在讲理,比那位“歇斯底里”地咒骂倒是强了很多,值得表扬。

       

      再说说那个挖“干”了的“环城水系”,据说很多地方已经狼藉一片了。也忘记从哪里听来的,都说在北方本就缺水,再挖开涵养层让地下水暴露出来,无异于“竭泽而渔”。。。当年我曾就此事询问一位协助体制的“明白人”,他只是淡淡说了句“让历史见证吧”。

       

      以上。

       

      “盛世”才有“危言”,只有会心倾听、不把它粗暴斥之为“耸听”的一刻,历史才会会心地不使之“应谶”;然而,未“应谶”的“危言”,又有几人几氏能够不付之轻蔑一笑,曰“危言耸听!”呢?


      18:06 | 馬説 | comments(0) | - | - |
      2015.02.16 Mon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

        18:06 | - | - | - | -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