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の海

ザ・ブログ・オフ・一人の落胆するチャイニーズ一般公務員

<< December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雑説・「商」と「賈」について | TOP | 小さいな幸せをつかむ >>

2015.02.16 Mon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2013.04.24 Wednesday

    禍心を企んでいるね

    0
       

      刚才从秘书处取来这两天的报纸,闲看了一眼各版主打记事的标题栏,不禁被其中一个大郢标题吓了一大蹦——《能吃饱就很满足、能住暖就很幸福》!!而且还是什么某某特别连续报道!无耻度堪比某某AV的“幸福感大调查”,想起那一个个无表情陪笑脸的“傀儡人”大爷大妈、再看看这则报道,简直让人无语至极。

       

      作为万物灵长和社会构成的人,其“幸福”和“满足”的标准就是“吃饱”、“住暖”?!别的,就甭最求了(话说早就被兽爷们“抢占先机”了,“不是你的”,就算抢破了头皮也永远追不到——奋斗顶TM个屁用)。请问这和动物园里的动物还有什么区别?这是什么意思——要么说,我们辛辛苦苦奔了几十年的“小康”,难不成动物园里的动物们远比我们提前几十年早就实现了?还是说我们“人”的幸福感、满足感就跟动物是一个标准?这、这、这某某喉舌的报纸简直是赫然愚弄人类的智商!干什么呐?是要号召大家都回动物园里去?把大家都轰进动物园里面,然后把某些兽爷们放在外面肥吃肥喝肆意妄为?还要像那个红色高棉一样,在干活的时候就把“人”放出来,干完活再回圈舍里头,然后让某些“兽”无拘束坦然地享受整个社会的劳动成果——你TM保藏的是哪门子祸心?!啊?!

       

      同事告诉我说,这与前几天她看的所谓“国学讲座”不谋而合,是让大家“清心寡欲”云云,言间赞同之色溢于言表。。。先说说这个所谓的“国学讲座”的讲主就是那个伪大师范吧。据一位专搞书画收藏的朋友说,此人还在美院就读时,交毕业论文,好像要求作画一幅,这位“大湿”自己画完后便“不耐辛劳”地找到每一位老师都签了个名儿,所谓“毕业留念”者(可都是大家啊),结果不知道这个“念”他留了多久,反正他那张并不怎么起眼的“作业”却价值连城了——这种人还配来讲“空寂”?!真岂有此理!

       

      同事张嘴“孔子”号召我们云云。“孔子”是谁?不会就是那个生前为了“克己复礼”跑断了腿的至圣先师吧?他要是觉得“吃饱”、“住暖”就是“幸福”的话,还干嘛自费掏腰包带着三千门徒挨省挨市地敲门哀告?结果还被“困了陈蔡”——按这“标准”,他可真“不幸”,如果老实地猫在鲁国作大夫岂不远远超过这个所谓“幸福”标准啦?!这不扯么!就算是“老、庄”号召“无为而治、与人休息”——让什么人“无为”?就是让那些“闲不住”兽爷们“无为”!让什么人“休息”?就是让这些“动物笼子”里的“动物们”能够安居乐业,给自己干,乐自己的业,而不是被当作无思维、无尊严的犬羊来“圈养”、“驱驰”!更何况现在很多“人”的处境真真不如兽爷朱门之犬彘!

       

      究竟要追求什么样的人生,是一个作为“人”最基本的选择权利吧?还要某些无耻喉舌来“教导”?! 一条条伸着舌头在兽爷面前嗤嗤装乖的狗,居然妄图消灭“人”的智慧、理想和尊严,把“人”变成只为活着而活着还沾沾自喜的你们的同类——而至于“活着”,就仅仅卑微到了供兽爷们来驱驰而已——正所谓“生活,生下来就要为别人干活”?!更可恨的,这些无耻喉舌包藏祸心地狂吠还要祭出古人、圣人的名义,真个抹民族圣人的遏丢你们自己的狗脸!要么就是这群“顺狗”蠢到无脑儿的地步而搞不懂圣人在讲什么;要么就是包藏一颗奸险的祸心——狗脸贼,你们自个儿说说你们是哪种?!


      17:28 | 馬説 | comments(0) | - | - |
      2015.02.16 Mon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

        17:28 | - | - | - | -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