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の海

ザ・ブログ・オフ・一人の落胆するチャイニーズ一般公務員

<< October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私訳『天声人語』――憲法論 | TOP | 禍心を企んでいるね >>

2015.02.16 Mon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2013.04.21 Sunday

    雑説・「商」と「賈」について

    0
            于题前,先为雅安的遇难国人各族同胞长祈冥福。雅安乃康区重镇,想来,百余年间,藏康民族为种种动荡苦难翻弄,诚实堪悲,惟诚祈盼雪域佛法大业弘传亿万斯年,于浮生、于真理拯救芸芸众生。

            话说自从卒业归乡并从事了对日工作后时常慨叹现今的日人也真真“人心不古”,比起改革开放初年进出于中国的日企来讲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当年的日企就是一种社会道义的榜样,而现今的 日企活脱退化成一个个只知道和地方老爷们勾搭连环、钻漏洞讨便宜、最大限压榨劳动力的“万恶资本家”了。不过现在看来也许我观点有点“太红”了。

            刚看了新日剧《鸭去京都·京都老字号旅馆老板娘日记》 。仅仅更新了两集。第二集间看到女主人公上羽鸭不得不为自己肆意解除与老店数百年关系的合作伙伴而付出代价的情节时,我忍不住和妻子说:“难怪日企老板们不尊重我们。吸引外资,跟日本人搞合作,就甭想期待得到日本人从心里的尊重、和咱们搞对等的联合,就是扯。因为什么?国人唯利是图,为了哪怕一丁点儿的利益都要抠一下,只要他自己认为是眼前‘没必要’,那就可以随意地‘弃之敝履’,等需要了再恨不得厚着脸皮跟人家面前去磨,嘴咧的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这一点国人商人大皆如此,也就见怪不怪了。可是让日本那种注重“传统”的国家中、秉持传统‘商人互惠’的老派商人看来,恐怕简直无可理喻,难怪人家瞧不起我们了。所以人家来你这儿,打心眼儿里就鄙视这种无操守的道观,所以从来就没把你当成过值得钦佩的对等对手,而是把你看成一种贱卖的劳动力,本着靠压榨劳动力来赚钱的心思,那除了赚钱,还真就什么都没有了。还期望什么?还指望着买人家‘最新’的技术、让人家为社会经济发展做贡献云云——本来就看不上眼的人,纵使再有钱,也不卖给你,任何一个普通人也都会有过这样的想法吧?这在正常不过,是一种面对‘暴发户’的矜持而已。”

            虽然没有研究过商业史,但我相信曾经自诩“礼仪之邦”的泱泱中华,其名垂青史的大小商号也不下千百家,从春秋战国的“陶朱公”讫于诗书礼仪之徽商、汇通天下之晋商,我泱泱大国之商贾所以能“汇通天下”,想必无信义二字是不得的。自然比起电视里蕞尔小邦的“商人互惠”还要礼节繁缛、进而人情温存得多吧。然而不知从何时期,人们纷纷不由得赞同本山大叔的那句“商人,就是总使别人受伤的人”。自彼以来,流传至今,几十年终落得个人人只为私利,哪怕是一丁点儿的蝇头利,也可以不顾念多年主顾之情,“脸不红、心不跳地”任意坑之、宰之、抛弃之。 大家都生活在一片屋檐下,倒也都相互“理解”了,反正甲之于我,我就之于丙,这世间人人皆是加害者人人皆为受害者,人人胸中憋口气,人人想找人人来撒气,真真污浊之世风矣。

            比诸岛国的“商人互惠”——价格未必最低,但为老主顾做良心生意的“事业”来说,我们搞的却只是个把人世变成修罗场的利“业”而已。而我们这种毫无操守的道观(为了某些利益竟然对食品甚至是孩子的口粮下手,自己人搞死自己人,光搞文化自宫还不过瘾,还要把自己连根儿薅掉)又怎不被经团联那些执着礼节和理念的豪商巨绅们所鄙夷呢?赚钱,永远只是一个方面。何为“礼节”?不仅仅是迎来送往的“虚情假意”,更是一种“操守”在里面,一种人情的牵绊;何谓“操守”?就是有所“不敢为”。全世界恐怕只有我们国人是最大胆了吧?

            一个“商贾”的“贾”字,描绘出商贩市侩的卑鄙形象来;所以古往今来大抵有为,抑或大凡心怀天下的商人,皆爱“绅商”之称,一个“绅”字,除了代表中华文魂的士大夫外,一个“丝”部也是一条广泛联系之纽,汇通四海吧?又岂可为了自己认为的一时之利而自解纲纽、自毁长城?这样又怎能获得外人的尊重?大凡成功的豪商,无一不儒,而那些只知道开着豪车放着粗俗噪音的“暴发户”也永远逃脱不了“贾”的市侩嘴脸,更不要期望与外人平等合作了。

            加之不知哪个的混蛋逻辑,近来年官老爷们的政绩与招商引资挂了钩,结果这些官爷们拿着国内的一套市侩做法、咧着嘴呲着牙谄笑地去“勾引外资”,官爷们既是一套虚情,日人也自有一番假意,又怎能期盼有外人诚意加盟呢?一派觥筹交错的相庆弹冠间,估计早已被人家打心眼儿里就鄙夷,看成“低人一等”的奴隶贩子而已。至于芸芸众生,莫名其妙之间就被作了奴隶,更有哪感慨之功夫呢?

      00:53 | 馬説 | comments(0) | - | - |
      2015.02.16 Mon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

        00:53 | - | - | - | -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