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の海

ザ・ブログ・オフ・一人の落胆するチャイニーズ一般公務員

<< July 2019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中国病んだ | TOP | 私訳『天声人語』――憲法論 >>

2015.02.16 Mon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2013.04.02 Tuesday

    草の根と勝敗

    0
      JUGEMテーマ:双照楼遺風
       

      昨天还是下了一把小狠心,买了言菊朋老板的唱腔集,很喜欢言老板那磁性十足的声音,听起来“黏耳朵”,仿佛耳朵都被黏黏贴住一般。于是久违地又使了一回亚马逊。

       

      基本告别亚马逊还是去年底的事儿了,眨眼过快半年,一直没开亚马逊的张。单位里头网购粉儿们,除了淘宝外,有人喜欢当当、有人爱用京东、还有人力挺苏宁,大概只有曾经的我是亚马逊的铁杆儿老主顾。比较爱亚马逊的简约风格、实在的优惠、方便的退换货,当然最主要的,就是提供这一切服务的载体——快递师傅。

       

      最早是一位上点岁数的师傅,风格干练,每次都是一阵狂敲后或拖或抱着一堆快件,很麻利地给你签收,然后默默无闻地走开去,这位师傅嘴巴很沉,无论你怎么和他搭腔,他却很少开口,但是他送件儿一直都很麻利、顺当、门儿清;后来换了一位年轻小哥,为人随和,刚给我送了几次就跟我和同事混的很熟,依旧是很速度的快递,无论退换货,总是顺顺当当地把事儿都解决了。就这样与这位小哥打了几年的交道,忽然去年底一次送货时他说“大哥,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送啦”我连忙问他为什么不干,理由当然很简单,挣太少了,年轻,还想再到别的岗位发展发展。。。果然,下次在购书就再没看到这位小哥的身影,替换他的是一对情侣,既不送到我们手上,还把书随意摊在地上,不是今天没有pos机就是退货时候连单都不知怎么处理,这还算好的,再后来又变成一位大妈,给我换货非不拿着原货,结果又过了一天再跑了一趟,我好心告诉她退换货程序(好么,买东西的比卖东西的都门儿清),让她老人家少跑一趟,人家却死硬硬地给我背公司条文,哎,爱咋地咋地吧,从此我就基本告别亚马逊了。前几天同事一度用了亚马逊,说是送货时间也再不如以前那么确定,而承包商又改成“天天快递”,我苦笑着,真是越搞越乱了。果然今天送货电话一响,那位快递大哥先大声喊给我“我没有pos机啊”,大概言下之意,你爱收不收。。。收了CD,我问他,要退货怎么联系?这哥们儿稀里糊涂地“要么你联系我?”一脸茫然,接着忙着手里的活儿。我联系你干嘛?你又不能给我退钱,呵呵,这程序,彻底乱了套!

       

      再说说当当的送货大姐。之前从不怎么用当当的我,基本告别亚马逊后就当当了。这位大姐心直口快,风风火火的,有时候甚至不敲门就闯了进来,搞得我们一阵紧张的。但是她送货也是精确按时,对退换货程序很清楚不说,而且还积极给我们出点子,再加之她一直负责我们单位的送货,跟很多人都很熟,大家都劝她千万别辞职——这也这也是一种职业自豪吧。

       

      快递师傅,这个环节也许在网购层层利润体系上成了最卑微的存在。但却正是他们在与我们这些电商的“衣食父母”直接打着交道。如亚马逊、当当之类的独立商城,有他们的决策层、运营人员、乃至于大大小小的后勤、运输、仓储等等,谁都在堂而皇之地从我们的付款中分着一杯羹。可是这些最直接接触我们的师傅们却都是电商的“体制外”,隶属快递承包商,又被层层压榨,干得最多、拿得最少、还得受着双面夹板儿的气,也难怪他们“态度恶劣”、“不思进取”了。。。想想正是他们这些被网络电商为“提高利润”而任意处分的“编外汉”的态度却最直接地决定了我们的取舍——最最决定成败的环节却被严重忽视,我想这绝不仅仅是网购自己的故事罢。

       

      我所在的是一个急功近利的城市,与很多北方城市一样,缺乏对所谓“高层人才”的吸引力,于是官家出面,大打“人才引进”的牌:一摞摞安家费又带上各种优厚的生活待遇,着实令我们这些“木材”眼馋。但是好像“人才”们并不怎么感冒。也难怪,既然是“人才”嘛,就比起我们这些随遇而安的“木材”要求更好的生活环境,这个“环境”总不是你官家想给就给得了的吧?一个靠煤矿主或铁厂主构架价值体系的城市,普通百姓在高消费低收入的深水热火中挣扎,还要不时艳娑貲痛发户们那匹匹肆意冲进人群的“悍马”,这样一个两极化的社会环境,又奢谈什么“幸福”呢?

       

      仿佛在官家看来,只要有了“高级人才”,一切“棘手”都将“手到病除”;只要有了“高级人才”,百姓的生活环境一下子就能“登堂入室”;让“高级人才”来“高瞻远瞩”一下子,人民群众都恨不得徜徉在幸福的海洋里了。。。于是官家自个儿也开始招徕博士跟“博士后边站着”的那些人来加盟。其实仔细琢磨一下,诚然如电商决策层一样,纵使请十个“大忽悠”来忽悠大家动心来买你的东西,然而你的“快递师傅们”——最基层的小工作员(主要由普通大学生充任)却因苦于生活、疲于奔命而无从谈起服务和质量,那么,百姓又能作何感觉儿呢?更何况一两颗珍珠又能在浩浩汤汤墨水里扑腾个几下子?

       

      所谓“高级人才”们,就该把他们都送到大学、研究所,让他们利用专业所学来实在提高某些技术。然而你把他们都拽到衙门里来,他们是能搞什么试验还是能解决什么“猜想”?他们无非给你某某官家贴贴金而已,要么就是利用他们那些褪了色的“光环”给你那肆意施之的政令加上一些貌似“有理有据”的“威仪”而已。本就是触犯不得的逆鳞,何必还需要搞什么“牌坊”!

       

      而这些所谓“高级人才”加盟官家之后,结果无非两个:要么如我曾在K区工作时候的那位B书记,也曾是位号称“博士”的“天之骄子”,在官场摸爬滚打几年,现在一张嘴除了假大空就是荤段子,满脑子琢磨的就是咋“连升三级”,对外人装一份伪“学者”,关了门儿就对我们这些小虾米鱼儿就摆一道皇帝的卤簿来;要么就如那同是K区代理区长的Y氏或是C管理区的区长L氏一样,在官场默默无闻,甚至成了B书记这样“老官场”们取笑的玩意儿——这一颗颗“天之骄子”就这样变成了“天职饺子”,不可悲么?

       

      我大学住了四年的长春市,是一座老东北城市。说实在话,我很讨厌东北人的自大和粗野,但不可否认,长春是一个朝气蓬勃、彬彬有礼的城市。想来,正是那些束发在长春的“学人游子”们,默默通过自己的所为为这座老城和“老东北”们疆採三賈亮色、树立了某种素质。在长春取钱,无论银行柜台还是柜员机,人们总是自觉排队,从第二个人往后大家都是自觉站在黄线后面默默等待。。。我妻子读书的成都市,是一座有着非常底蕴的城市,这座城也可谓“温文尔雅”,多了一份优哉游哉的“巴适”,少了一份“火燥”。我在成都驻足时间不长,那儿的街道总是干干净净,闲来遛狗的人一般都自备手纸、塑料袋随时清理狗便便——再看看我们这座号称“文明城”的街道吧,真可谓“只要不要脸,遍地是厕所”,狗儿拉了还不算,连小孩子都面朝大道怡然地“粑粑”——你晓得,就算你面朝大海,也不会有春暖花开!这,想不走“狗屎运”都难!

       

      我不肯定长春或是成都的决策层有着比我们更多的所谓“高级人才”。但是好的社会绝不是靠着几个所谓鸟“高级人才”大笔一挥就能成就了的。那是每一位有素质的市民尤其是由每一个普通大学生带头形成的。君可见,好的大学校园简直成了那人人向往、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桃花源”了么。

       

      又有人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难道这个“河北第一”的“幸福城市”的所谓GDP低么?咆哮在小区步行街里的“悍马”少么?呵呵,正是那些财大气粗的“金链子”们,与官家瀣一气搞成利益均沾的既得利益群,这些人越多越会无耻地耀他们的霸气,给这个社会疆紺丝骄躁和艳俗。其实这个“经济基础”乃是普通市民之“经济基础”,每一位普通市民、尤其是作为城市希望的普通大学生所获得的“经济基础”。不是煤矿主、铁厂主抑或是大官儿、包括“高级人才”们的“经济基础”!每一位普通人收入提高了,真真正正体会到了幸福,爱上了这个城市,大家的“素质”才会真正上来,才会懂得不需要“面朝大海”拉粑粑,也会春暖花开!他们才是城市的主人,我们向往这样“庶民的城市”。。。而这样一个社会的成就,靠的正是每一位普通庶民稳健的“素质”而不是那些模棱两可的“爱心”。

       

      所以长春也好、成都也罢,这些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学人城市、庶民城市。成都是座“庶民城市”——自古民情开放、得风气之先;长春却也是一座被称为“风景如画的长春市坐落在美林的吉林大学校内”的学人城市。学生,普通学生,即使是一位大专生、技工生,他们虽然没有“高级人才”那样目的光环,但是他们拥有同样甚至更炽烈的青春向上精神,有着近乎于理想化的道素质,他们很普通,普通到朴实,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份能养活的起自己和父母的收入,他们渴望能融入这个看来并不怎么美好的社会,过上一个普通而又有担当的社会人生活,之后他们也会结婚生子,而他们的孩子也可能会学成归来——就这么,一步步,一点滴地柔化我们的社会,让它变得更加圆融,需要的是更多每一个拥有近乎理想化素质的普通大学生,每个人,都是一个支点。。。所以只有让每一位普通学人看到希望,一个城市才能有延绵不绝的生命力!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也才能延绵于天地之间。

       

      就像草根曾是一个美丽的艺术词汇,象征着民间的、无穷勃发的力量;然而很难期待一个让“草根”、“屌丝”等同于“悲剧”意的民族,他的未来能有多美好。。。我渴望,我渴望,每一位学人、每一位普通大学生、每一位市民都能怡然自得的“庶民的”城市。给我们每一位“民族的希望”以“希望”——这,是我们的“希望”!

       

      也正像那些无数的、无闻的“草根儿”的快递师傅们,他们才决定着成败。。。


      18:01 | 馬説 | comments(0) | - | - |
      2015.02.16 Mon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

        18:01 | - | - | - | -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