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の海

ザ・ブログ・オフ・一人の落胆するチャイニーズ一般公務員

<< October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2015.02.16 Mon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2013.05.13 Monday

    小さいな幸せをつかむ

    0

      很长时间没有提笔了,其实是即使提了笔也没什么人来读,姑且留下一篇“为了忘却的纪念”吧。先记下周末里牢骚的一句:真心很奇怪,有的东西,我说出来了,别人就嗤之以鼻;而某某媒体讲坛上所谓某某大师讲出来,就有不少人恨不得哭地稀里哗啦地一片“同感”。。。除了愕然,还就真的没什么可说了。以上。

       

      周末里带小渡儿去游泳,好多孩子在水里哭叫得叽里呱啦地,俺家小渡儿却一点都不怕:先是像水母一样,“随波逐流”地漂浮,小手儿小脚儿放松地享受,只是一对可爱的小眼睛在长长睫毛下忽闪忽闪地一步都不离开渡儿爸渡儿妈,尤其是对我手里那个“醪沙辧評靈独钟地样子。再过了一会,无师自通的小渡渡,就咧起小嘴、弯起小眼、一脸灿烂笑容,倾着身子,小脚儿从斜后方扑腾着拍起水来,小手儿也划着水,别说,还真像个小人鱼,在小池子里画起个圈圈不停呢!嘴里也自然地叽咕叽咕哼起欢快的音符来。。。

       

      小渡儿还非常喜欢“こんばんは”的“”:每次我教他,都会拖长音“こんーばんーーは”随着短促的“”音一蹦,小渡儿准会咧着小嘴儿冲我笑起来,一连几次后竟然会“咯咯”地笑出声,要是开心极了,“咯咯”有时候都很可能升级为“嘿嘿”,甚至“羽化登仙”成“呵呵”都有可能,真是个令人开心的小不点!

       

      在回头看看我的生活,身在一个全国污染度倒数第一的灰色且极端势利的城市;做着一份和自己梦想、性格都相去甚远的工作,就连上网听听新闻、学习学习专业知识都得看“网络的眼色”,就这样无意义的“每天”,几十年如一日地、如同陡河的臭水一样流去;一对儿从没理解过我的父母,更无从奢谈“尊重”了;甚至晓夜、万籁俱寂间我从重重梦魇中挣扎出来,希冀一份来自最爱之人的安慰都不得。。。

       

      然而,某党还给我吃喝,供我这样一个“虫豸”般可有可无的“存在”苟活于世;我还能作为一个最普通的“影子”来发发牢骚,而不至于“获罪于天”而销声匿迹;我还拥有完整的“五体”,操动它们,我可以料理各种美食,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甚至我还能在吃饱喝足之余听听老唱片,哼上一口早已变味、拐了八度的京韵大鼓;我可以网购、可以买书;我还被“允许”在无人之时偷偷滴歇斯底里一回权作发泄——知足吧您呐!

       

      今天早上看到《天声人语》讲到“物哀”(もののあはれ)。所谓“物哀”,就是对那种人力不可为之事、物,诸如往者不可谏之春、秋之类的一种近似哀怜(爱怜)甚至向往的一种情趣。而今早一则讣告,曾出演那部深深影响我日本观的《铃兰》中的那位老演员夏八木勋已于前天辞世;而犹记得上周报纸也以一个很小的栏口报道了那位曾号称“南张北梅”、经历了种种波澜的梅娘女史之辞世。现在想想,在这个“生者如斯夫、逝者长已矣”的无常世道里头,也许“万事皆不如意”也算是一种别样的美感罢。

       

      唯有我的小渡渡永恒笑声,则是一面至纯至真之镜,映出这“美感”的无情和无奈。也许只有我的小渡渡永恒“咯咯”声,哪怕划过我生命的,仅仅是所谓“一瞬”,想来也是我蹒跚于那“三生之途”的宝贵依恋和救赎罢。那么,就让我抓住、抓住一瞬间这份小小的幸福!


      12:27 | 心説 | comments(0) | - | - |

      ▲top